当前位置首页电影《007:无暇赴死》

007:无暇赴死6.8

类型:动作 惊悚 电影 英国 美国 2020 

主演:丹尼尔·克雷格 拉米·马雷克 娜奥米·哈里斯 安娜·德·阿玛斯 蕾雅· 

导演:凯瑞·福永 

卡顿或无法播放请切换线路

好看电影网-播放來源

剧情简介

邦德退休后在牙买加过了一小段平静日子,然后中情局的老朋友FelixLeiter前来求助,任务是营救一名被绑架的科学家,但实际情况比预期的危险得多,邦德不得不面对一个装备着危险新技术的神秘反派。

007:无暇赴死英文版丹尼尔 

影人简介   拉尔夫·费因斯,英国男演员,1962年出生,是摄影师马克·费因斯六个儿子最大的一个,费因斯全家都是从事艺术行业,其中和他一样成为演员是弟弟约瑟夫·费

007:无暇赴死票房

对于007的影迷来说,《007:无暇赴死》绝对具有别样的意义。因为它不仅仅是第25部007电影,也是丹尼尔·克雷格的最后一部007电影,还是整个007电影史上首次“杀死”007的电影,更是一部致敬了过去24部电影的彩蛋大集合。因为导演凯瑞·福永说:“这部电影里大量引经据典了过去的邦德电影,从场景设计到世界观都是。”诚如所言,这部长达两个半多小时的电影,几乎每一个画面、每一个场景都在致敬过去。6任007,25部电影,将近60年的时光,有太多的历史、典故、彩蛋能够放进《无暇赴死》中。所以说这部电影或许不该叫“无暇赴死”,更像是“目不暇接”。恰好因为这两年补了不少007前作,观影的过程中总是能够联系到很多前作的元素,因而看到了很多的感动之处。1. “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无暇赴死》最先致敬的是1969年的《007:女王密使》,这部整个007电影史上最不受认可的电影,男主角乔治·拉扎贝也在仅仅只出演了一部之后就马上卸任。但是今天回头来看,其实这部电影还是有其独到之处的,尤其是为邦德这个角色加入了柔软的一面,就像丹尼尔·克雷格所塑造的邦德一直在做的一样,让这个角色有更多的爱恨情仇,显得更加人性化。《女王密使》,007与崔西《女王密使》也是007电影史上极少数不是happy ending的一部。在电影的最后,邦德和女主角崔西在前往度蜜月的路上遭到反派袭击,崔西当场中弹身亡。此时的邦德像每一个失去挚爱的普通人一样,只是抱着死去的爱人说道:“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在《无暇赴死》的开场,邦德同样也对玛德琳说了一句“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毫无疑问,这是在致敬《女王密使》,也让人不免提前猜到了电影的结局。除此之外,就连电影的配乐都同样致敬了《女王密使》,就是那首知名的、由Louis Armstrong演唱的《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汉斯·季默也把它融入到这次新制作的配乐之中。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2.“来自兰利的兄弟”《大战皇家赌场》电影中出现的一句台词“来自兰利的兄弟”(A brother from Langley),指的就是007唯一真正的伙伴——CIA探员Felix Leiter。所谓兰利,当然就是我们熟知的CIA总部设在美国维吉尼亚州兰利。这个角色最早出现于1965年的《007:霹雳弹》,此后曾在多部电影里为邦德挺身而出,不仅提供物资装备,甚至甘愿赴汤蹈火。在克雷格的第一部007电影《007:大战皇家赌场》里,这位特工就曾出现过。在克雷格时期的五部电影中,他同样多次挽救孤立无援的邦德。因此当这次代表CIA的他需要邦德协助时,退休了的邦德也毫无怨言,马上向这位兰利兄弟伸出了援手。《无暇赴死》最后,Felix葬身大海,虽然算不上同年同月同日死,也算得上兄弟两人在同一部电影里共同赴死吧。兄弟之间的至高情义。3. 来自过去的玛莎拉蒂《无暇赴死》《无暇赴死》的开场有一幕戏,邦德在意大利扫墓的时候被幽灵党埋伏,反派开着一台玛莎拉蒂直冲冲地撞向邦德。了解007电影历史的观众可能会意识到,玛莎拉蒂并不常出现在007电影里。或许是因为太现代了,玛莎拉蒂经常出现的电影应该是《速度与激情》。不过在1989年的《007:杀人执照》,玛莎拉蒂曾短暂地出现过一次。这台玛莎拉蒂属于反派大毒枭弗朗兹·桑切兹,他心狠手辣地杀害了邦德好兄弟Felix的妻子,还致使Felix残废。邦德发誓要为其报仇。所以这台玛莎拉蒂无疑暗示着,Felix也会遭遇不幸的事情。当然剧情果然也是这么发展的。《杀人执照》4. 永远至爱的阿斯顿·马丁既然说到车,那就不得不提到阿斯顿·马丁。作为世界上最顶尖的豪车品牌之一,就连詹姆斯·邦德也无法抵抗它的诱惑。首先是阿斯顿·马丁DB5这款,从1964年的《007:金手指》开始,电影里就经常出现各种不同样式的DB5。对于克雷格的邦德来说,自然也免不了延续这一传统。在第一部007电影《大战皇家赌场》里,他就从反派手中赢来了一台DB5。《大战皇家赌场》随后在《大破天幕杀机》中,邦德珍藏的DB5高调亮相,大显身手。这台经过改装的DB5不仅仅是一台炫酷的跑车,更是一台移动的战车,带有防弹功能和机枪设备。当然最后也被邦德糟蹋成一堆废铁,幸亏有装备大师Q回收改造了它,最终又在《幽灵党》中再次复出。《无暇赴死》在最新的这部《无暇赴死》中,我们同样能够看到这台DB5,搭配着烟雾、炸弹、防弹玻璃、机枪等武器装备,再一次带领邦德杀出重围。《黎明生机》除此之外,《无暇赴死》中还出现了一台阿斯顿·马丁,型号是V8 Vantage。这款车曾在1987年的《007:黎明生机》中出现过。当年的那台V8 Vantage也非常炫酷,除了带有最基本的防弹功能之外,轮轴上还安装了镭射光线,底盘上安装了雪橇,排气管上加了后燃喷射功能,甚至还在前保险杆上加载了两枚导弹,可以说是武装到牙齿。不过《无暇赴死》里出现的这台V8 Vantage只是一辆普通的跑车而已,但是但是看见邦德帅气地掀开防尘罩,一脚油门把豪车开上街头的时候,还是足够令人兴奋。5.反派专用车路虎除了那些高不可攀的豪车之外,007电影系列中倒是也曾出现过一些稍稍努努力或许也能买得起的车,比如最典型的就是英国的骄傲——路虎系列。在1983年的《007:八爪女》,邦女郎驾驶着敞篷路虎车救援詹姆斯邦德;1987年的《007:黎明生机》最后,也是路虎载着邦德和邦女郎逃出生天。到了丹尼尔·克雷格的时代,路虎几乎快成为反派的专用车了。2014年的《007:幽灵党》,反派组织就是开着改装大路虎在雪地上追击邦德。到了如今的《无暇赴死》们,反派再一次猛开路虎,在林间野地里纵横驰骋。只不过依旧追不上邦德开着的那台老丰田。不过说起来,好像路虎在很多电影里都是反派专用车。毕竟高大、威猛、硬派、全身黑漆的路虎,怎么看都很像是反派开的车,尤其是一连串一起开过去的时候就更毋庸置疑了。6. 牙买加与“黄金眼”庄园在电影里,退休之后的邦德定居在牙买加。他的家是一座开放式的庄园,环境优美,设备齐全,推开门窗就是沙滩和大海,让人羡慕不已。其实这座庄园就是007小说作者伊恩·佛莱明的故居,位于牙买加北部的Oracabessa海湾,占地15英亩,被命名为“黄金眼”。没错,正是与1995年皮尔斯·布鲁斯南主演的《007:黄金眼》同名。正是在这个庄园里,伊恩·佛莱明写出了无数部邦德小说。如今这里已经是一个热门度假区了。黄金眼说到牙买加,其实007系列第一部作品1962年的《007:诺博士》,故事就是从牙买加开始的。当时军情六处驻牙买加的情报员被暗杀,邦德临危受命,前往调查原因。一代情报员007的传奇就由此开始了。所以说,007与牙买加缘分不浅。让退休的邦德回到故地,也算是导演非常有心的安排。7.反派品味大融合的孤岛基地在《无暇赴死》中,大反派萨芬的基地选在日本北部靠近俄罗斯的一座孤岛,这座基地的设计基本上是007电影史上各大反派基地品味的一次大融合。首先,孤岛设计明显致敬了第一部邦德电影《诺博士》。在《诺博士》中,大反派诺博士同样霸占了一座孤岛作为基地,他在岛上建造了一座大型核反应炉。因此电影中的反派工作人员都穿着核防护服,累死的设计也同样出现在《无暇赴死》中。此外,《无暇赴死》中基地的内部设计,还与1967年《007:雷霆谷》和1977年《007:海底城》都有相似之处,尤其是高挑的内部空间,老旧的大型控制室,以及可以停下数艘潜水艇的海上要塞空间。凛冽的冷战风格再度重现,其实还挺带感的。《海底城》《无暇赴死》同样的跟过去无数部007电影一样,电影的最后总是炸毁反派的基地,然后在一片爆炸中邦德头也不回地跑出来。只不过这一次,邦德选择没有逃出生天。8.第一位和最后一位反派不仅反派的基地设计致敬了《诺博士》,其实就连反派萨芬这个角色也与诺博士有着千丝万缕的相似之处。他们都有着神秘的东方气质。萨芬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带着诡异的能剧面具,穿的衣服也像是改良版的现代和服,基地的位置也选在了日本北边的孤岛,内部设计还带有很浓厚的侘寂意境,甚至包括榻榻米和跪坐的方式,这一切无疑都是为了塑造萨芬这个角色身上带有的东方气质。而诺博士的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一位来自北京的中国人,中德混血的诺博士也极具东方气质。最大的相同之处,其实是他们的心脏都长在右边。在《无暇赴死》的开场,年幼的玛德琳明明射中了萨芬的心脏,但是他并没有死。第一反应是看着他斑驳的脸,以为他有着特殊的身体机制。但是一旦把他与诺博士放在一起思考之后,才意识到这只能说明萨芬的心脏也是长在右边的。诺博士是007历史上的第一位反派,而萨芬从007被“杀死”的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最后一位反派,所以这一头一尾的相似性设计,正是导演巧妙地对起源的致敬,对历史的总结。9.纳米机器人病毒《无暇赴死》反派萨芬虽然整体表现平庸,但是他确实创造了一种相当残酷的超级武器。这种超级武器是一种纳米机器人,经过DNA编码之后,一旦接触就能让特定的对象立即致死。操作方便,精确打击,致死率高,无法破解,确实算得上是一种超级武器。这种武器的设定多少有点致敬《女王密使》的意思。在这部电影,反派设计了一种可以让所有生物绝育的病毒。只不过这种病毒使用起来不太方便,所以他组织了世界各地的12名女子,让她们把病毒带回家乡去传播。对比起来,纳米机器人的设定更加高效、精准、先进一些。《女王密使》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纳米机器人的设定多少也有一些新冠病毒的影子——没有特效药治疗、通过密切接触传播、极大概率会传染给亲密的家人。最终邦德因为染上针对玛德琳和孩子的纳米机器人而选择终结自己的生命,几乎可以换言之是007死于新冠病毒。这样的设定放在2021年的今天是多么的恰如其分,也算得上2021年的世纪绝唱了。10. 最后,酒还是要喝的"Shaken, not stirred!"只要听到这句,就很知道我们的特工邦德又在点他的至爱马提尼了。但其实除了马提尼之外,《无暇赴死》里还出现了喜力啤酒、伯兰爵 (Bollinger) 香槟、以及金钟酒庄 (Château Angelus)的红酒。当邦德和Felix在牙买加的酒吧里,他喝的就是喜力。当然以我个人对这款酒的评价,我觉得高雅的邦德不至于会爱喝。要强行理解的话,只能说牙买加小地方酒吧的选择确实不多,邦德也只能入乡随俗。当然更简单的理解方式,这就是个硬广。至于伯兰爵香槟则出现在酒保背后的酒架上。这款酒与007的渊源由来已久,早在1973年的《007:你死我活》中就第一次出现。此后的四十多年里,几乎每一部007电影都曾出现过这款酒。到克雷格的邦德时代,在《007:大破量子危机》中,他就与邦女郎共饮过这款酒。最后重磅出场的就是金钟酒庄的红酒,标志是酒标上的大钟。当邦德闯入Q家里的时候,Q正在为男友准备约会的晚餐。邦德发现桌上备好的红酒,看了两眼好像很满意的样子,毫不客气地打开,给自己倒一大杯。这瓶红酒正是来自金钟酒庄。《大战皇家赌场》当然这也不是邦德第一次喝这个酒厂的红酒。在《大战皇家赌场》中,他就曾和伊娃·格林在前往蒙地卡罗的列车上,一起开了一瓶金钟酒庄82年的红酒。后来,邦德就爱上了这个女人,并且爱得无法自拔。由此可见,这款酒确实适合约会的时候喝,Q的选择还是不错的。以上十个彩蛋当然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如果看得足够仔细的话,肯定还能找到更多。比如邦德也曾在非正传电影1967年的《皇家夜总会》中有过一个女儿;再比如上一代M的遗物、赠予邦德的、那只披着英国国旗的陶瓷狗也出现在电影里的车库。总而言之,凯瑞·福永用这种回顾历史、充满敬意的方式,“杀死”了这位一代特工,也向过去做了最决绝的告别。因为我们都知道,007必须要改变,带着冷战印记的邦德已经无法在新时代继续走下去了。这次告别,是为了更好的归来。视频版,欢迎关注:https://weibo.com/3094298227/L04sm4LWQ?from=page_1005053094298227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9-2022

统计代码